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ST超日或许恢复上市 这要感谢中国硅王的抢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2020-08-04    106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中国硅王”朱共山的操控能力和处事效率令业界惊讶。在一番腾挪转移后,“植物人”超日太阳能有了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3日晚,从“*ST超日”的名号上改旧立新的“*ST集成(002506.SZ)”发布公告,正式披露资产重组方案。公告显示,*ST集成将以20.23亿元的价格,发行股份购买江苏东昇100%股权和张家港其辰100%的股权,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6.3亿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*ST集成公司董事会亦早已向深交所提出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公司控股股东江苏协鑫持有江苏东昇49%股权。上海其印持有江苏东昇51%股权和张家港其辰100%的股权。由于上海其印为*ST集成实际控制人亲属所控制的企业,江苏协鑫、上海其印为关联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交易前,朱共山通过江苏协鑫持有*ST集成21%的股份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交易完成后,朱钰峰通过上海其印持有公司28.19%股份。朱钰峰与朱共山系父子关系,公司控股股东仍为江苏协鑫,实际控制人仍为朱共山。错综复杂的交叉持股,最终都离不开朱共山父子俩的掌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去年宣布破产重整的“超日太阳案件”中,正是朱共山带领他光伏帝国协鑫集团麾下的一支先锋队,横冲直撞,绝境逢生。在海内外光伏业及中国成千上万的投资者(11超日债民及其股民)的关注下,朱共山恰到好处地扮演了“白马骑士”的角色。为此,他还获得了中国并购合作联盟颁发的“中国并购金梧桐奖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超日太阳能改头换面后正式公开的新资产重组方案。超日太阳能是上海首个破产的民营上市公司,目前重整阶段已进入了尾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协鑫集成重组完成后,上述两家公司将成为协鑫集成的全额子公司。公司将通过全资子公司分别实现1GW和3GW的普通和高效电池组件产能。上述太阳能组件产能还可服务于公司的系统集成业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江苏协鑫承诺,重整后通过恢复生产经营、注入优质资产等各类方式,使*ST集成2015年和2016年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亿元和8亿元。如果实际实现的净利润低于承诺净利润,江苏协鑫将以现金方式就未达到部分予以补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并购合作联盟在给朱共山颁发中国并购金梧桐奖时认为,ST超日重组案,是新能源产业近年来最具影响力的一次产业整合,协鑫重组ST超日的举措和方案,兼顾了多方利益,圆满解决了ST超日危机,也实现了协鑫本身境内外资本市场对接与整合,实现了企业的产业调整与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看似完美的抢救行动仍然无法堵住一些批评者的嘴巴。有批评者认为,协鑫在超日债保卫战时采取的一些做法太过“强权和江湖气”,误导债民,威胁债权人,并对部分地方政府以“维稳说”施加压力等等。个人投资者批评更多的是认为重组节奏太慢。当下正值大牛市,许多压注复牌的股民盼借超日一夜暴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某种程度来说,超日公司破产重整是一个颇具中国资本市场特色的案例。这也引发人们对“债券市场的刚性兑付为何难以破除”的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组之前,ST超日因连续3年亏损,面临退市风险,“11超日债”陷违约漩涡。协鑫介入超日重组后,通过施展各种手段,在短时间内不仅使各方利益得到最大保障,还帮助企业实现业务转型走上正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僵而不死的超日太阳能在朱共山的神刀之下已经初露生机。好比超日前掌门倪开禄重整协调会时说的那句台词,股民们这回可要大赚了。不过,因违法违规情节特别严重,倪开禄在一个月前,被证监会处以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发稿时,记者未联系到江苏协鑫对此作出回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admin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 标签: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链接:http://www.powled.com/lianxiwomen/971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powled.com/ 为 “深圳市宝莱德光电科技有限公司”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,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