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powled'></kbd><address id='powled'><style id='powle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owle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花繁叶茂》等扶贫剧亮相荧屏并意外俘获年轻的B站观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2020-09-03    130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,《花繁叶茂》《我的金山银山》等一系列扶贫剧亮相荧屏。这些具有时代特色的剧目,令不少观众联想到20世纪80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的“农村三部曲”。当年,《车水马龙》《月亮湾的笑声》《喜盈门》令“八亿农民带笑看”。但近些年,农村题材影视作品却鲜有叫好又叫座的案例。如何在做好内容的同时赢得市场,农村题材影视剧的出路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靠扶持“赶”特殊节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开国家电影局官网关于2020年1月(上旬、中旬)全国电影剧本(梗概)备案、立项公示,从影片标题和梗概内容可见,至少七八部影片和脱贫攻坚题材直接相关,有影片直接将“扶贫”放在片名中。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分析,今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最后一年,电影、电视剧都有大量作品以此为主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6日,脱贫攻坚题材电视剧《最美的乡村》在央视综合频道开播,是今年度最受关注的乡村剧之一。此前,《一个都不能少》《我的金山银山》先后于央视、东方卫视开播。根据广电总局今年3月公布的名单,脱贫攻坚题材重点剧目超过20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一批农村题材电视剧的丰收,与国家脱贫攻坚战略导向密不可分。预计未来一两年内,还会有大量农村题材影视剧涌现在各平台上。”电视评论人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何天平介绍,上一次有这么规模化的农村剧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早期,与农村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电视的普及有关。当时,农村地区慢慢成为收视高地,涌现出一批反映农村生活的作品,如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《辘轳·女人和井》《古船·女人和网》等。进入21世纪以来,古装剧、玄幻剧、都市剧兴起,“2000年以后,主流市场对农村题材的挖掘没那么重视,当然也有《马向阳下乡记》等高分作品,但都是一个阶段零星出现的作品,不能成为现象。”何天平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村题材几乎可以说长期缺席于主流影视市场。“正常情况每年约有一两部这类电影,比如前几年的《十八洞村》《杨善洲》等,这些影片未必票房高,但品质不错。”石川坦言。如今农村题材电影大都依靠政府扶持,因此,“赶”特殊节点档期者常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村题材和市场并不矛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村题材影视剧历史上不乏好作品。20世纪80年代,上影拍过三部农村轻喜剧电影,都颇受欢迎。比如《月亮湾的笑声》寓教于笑,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。《喜盈门》曾是当年的票房冠军,导演赵焕章、编剧辛显令都有深厚农村生活基础。据主创回忆,影片在上海放映时,观众笑了四五十次;真正到了农村,笑声达到一百七八十次。如今看来,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的创作方式,是影片成功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影集团副总裁徐春萍看来,三部影片最值得借鉴的是对当代生活的反映。“好的电影必须贴近生活,贴近人民,贴近观众。20世纪80年代的电影、小说以贴近老百姓生活为特色,几部影片对中国当时现实的表现,正是观众期待的内容,和他们有情感共鸣,这是它们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波农村剧热,尽管是借政策东风而起,但何天平认为,在农村题材长期缺席主流电视市场的背景下,这无疑是个好的契机。在他看来,从《人民的名义》一直到《大江大河》,一方面是主旋律题材拥有足够优秀的内容底色,另一方面,主流市场对这类好品相的剧也呈现出相当高的接受度。“落到现在的农村剧,这两年的变化是,受众的审美接受度是很高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今年已展播的农村剧来看,改编自报告文学的扶贫剧《花繁叶茂》开播后口碑收视一路走高,豆瓣评分7.9,意外俘获年轻的B站观众。“农村题材影视剧叫好又叫座,与制作时的品相很有关系。”何天平分析,《花繁叶茂》是轻喜剧,不那么宣教、生硬、刻板,且剧作、人物扎实,“剧中出现了很多生活中真实的人物形象,能给观众带来共情的空间”。不止于此,郭靖宇监制的《最美的乡村》在业内看来品相也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只以农村背景来看,近十年来国产影片不乏市场、口碑双赢的作品。石川认为,农村题材和市场并不矛盾。“现在要解决的是农村题材影片的市场化,怎么进入市场,找到观众,产生良性投入和回报的商业循环。农村题材影片不能单纯依赖行政手段扶持,要更多地用市场手段解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村片应找到类型化入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当前背景下,农村题材影视剧是只拍给农村观众看的吗?石川指出,在商业电影市场上,传统意义上的农村观众已经不存在了。“随着影院覆盖到最基层,不如说中小城市观众是市场主流。”他建议,要征服这些主流市场消费者,农村题材影片应该找到一个类型化的入口。“农村题材更像一个过去的概念,进入现代市场需要找一个具体载体,我们熟悉的市场类型如青春片、动作片、喜剧、科幻等都可以和农村题材结合。”比如曹保平的《追凶者也》在偏远的西部村寨上演黑色逃杀;忻钰坤的《心迷宫》则将悬疑题材和农村背景结合起来;毕赣的《路边野餐》将背景置于黔东南小镇,带有浓烈的文艺和奇幻色彩。“为什么没人将这些成功的影片称为农村片,主要还是看待影片的角度不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天平认为,如果说20世纪90年代,农村观众在看乡村剧时,还要依托此题材寄托对于城市的想象;那么,随着城市化进程与社会发展,城乡的差异、文化的分野已慢慢消解。但无论社会如何变化,农村这个空间场域始终是重要的社会单元,影视剧对农村场景的叙事也一直有着本土性的特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讲好中国故事,不仅是城市的故事,农村题材也是一个值得挖掘、讲述的富矿。找到好的切入点后,主旋律影视剧也可以叫好又叫座。”何天平说。(解放日报记者 钟菡 张熠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 标签: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链接:http://www.powled.com/chanpinzhongxin/2261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powled.com/ 为 “深圳市宝莱德光电科技有限公司”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,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。